二维码
意见反馈

一百六十二章 扑朔迷离

作者:954231190   更新时间:15-03-22   状态:连载

叶雨定定的看着白逸道,城主既然已经将我们带到了城主府,若是不愿信任我们,直接放任我们离去便是,何必如此举棋不定。白逸灿然一笑道,实不相瞒,若是白某不相信二位,自然不会将两位带来城主府,只是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不仅仅只是对我天龙国有害,甚至还牵连到了整个四极大陆。白逸缓了缓道,当然这些利弊并不是我不愿说出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关于这件事情我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叶雨走向一旁的椅子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脸色有些沉重的道,你说的这些事情难道与我有关系?白逸点了点头道,并无直接关系,但却有一些牵扯。叶雨了然的道,你是说承天门!见叶雨一语道破,白逸那淡然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丝严肃,看来你们似乎早就发现了承天门的不妥之处。叶雨凝重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神却始终停留在白逸手上的白玉扳指上,见叶雨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白逸并不觉得奇怪,自己手上的白玉扳指,只要是四极大陆的人应该都能看出不妥。白逸淡然一笑道,我的本来身份是、、、、

叶雨立即接过白逸的话,你是什么身份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要我们的目的一致便是最好,至于其他就等我们到了天龙城之后再揭晓吧!白逸感激的看了叶雨一眼摇了摇头道,对我白逸而言没有什么是不可说的,既然要合作那就应该坦诚相待。

刑师爷还想说什么,却被白逸眼里的坚持打住了,无奈的看了白逸一眼道,既然公子已经决定了,那就全由公子自己做主吧!叶雨与白逸的对话阙镶一直在旁边听着,对这个白逸的身份似乎也有几分好奇,我复姓南宫单名一个逸字,白逸说出自己的名字后,便不再说话,接过刑师爷手里的茶慢慢的品起来。阙镶漠然的看着南宫逸道,“南宫,”我记得这是天龙国皇族的姓氏,莫不是你是皇族?来头果然不小。叶雨淡淡的道,南宫逸天龙国当朝太子,听说十一岁便是化丹强者,近两年更是突破筑婴境界成为一名化婴强者。天龙国国主南宫绝最为看重的儿子,不仅相貌俊逸,而且言谈举止优雅有度,天资卓绝,是天龙国上下最为瞩目的下任国主人选,不知我说得对与不对?

南宫逸不置可否的道,这些都只是外人的评价而已,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与叶小姐相比我可就不敢担任天资卓绝这四字了。叶雨明白南宫逸的意识,但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便也不再解释,只是看着刑师爷淡淡的道,这位便是有冥天圣手之称的天龙国国主坐下第一大将刑冥天了吧。刑师爷身上的气势瞬间便变得还如烟海,即便是叶雨此时的精神力都无法与之抗衡,还好阙镶及时站在叶雨身前,一股庞大的气势反震回去,叶雨才躲过一劫。

阙镶身上的气势顿时让南宫逸脸色惨白,刑冥天稍微好一些,但额头也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水,刑冥天本来是想用气势压制一下叶雨那目中无人的气焰,替自己的主子出口气,没想法却碰到了一个高手。见南宫逸似乎有些支持不住,刑冥天立即将南宫逸护在身后,有是一股庞大的气势压向阙镶,阙镶一脸轻松的看着刑冥天,但身上的气势却在一步步攀升着。大厅里的桌椅在这两股气势的撞击下,纷纷化作粉末,地上还出现了一股股小形的旋风,叶雨还好,有阙镶挡着,连人带椅都安然无恙,但南宫逸却有些受不住了。刑冥天本就不是阙镶这只修炼数千年阴阳兽的对手,更何况还要分心护住南宫逸,南宫逸嘴角渐渐流出一丝殷红,刑冥天则被震退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身前的灰色衣袍。

阙镶此时的眼里已经露出了一抹杀意,见阙镶正一步步的走向刑冥天,叶雨大喝一声,阙镶住手!阙镶转过身满眼血红的道,动我兄弟的女人者死!阙镶一个闪身来到刑冥天身前,一掌将刑冥天打飞数丈才跌落在地。此时南宫逸也已经反映过来,站在阙镶身前挡住了阙镶再次前进的脚步,叶雨立即闪身来到阙镶身边眼里有些心疼的道,阙镶,你不要这样,我知道当初阳枫的事情你很愧疚,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再如何补偿也回不去了。况且,阳枫他从未怪罪过你,刑冥天只是想用自身的修为压一压我的气焰罢了,并不是真的想要伤我,若是他真的有伤我之心,不必你出手,他就已经死了。

南宫逸脸色惨然的道,这位兄台,叶小姐说得对,我定会让刑冥天为两位赔罪。阙镶愣了愣才颓然的放下手,是我太敏感了,当年阳枫若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

叶雨摇了摇头道,就算当年没有阳枫的事情,那些人也不会放过阳枫放过他的家人的,你就不要再如此自责了。

经过刚才一役,刑冥天也收起了原本的傲气低声下气的给叶雨两人道了歉,在整个四极大陆甚至是整个修仙世界中,从来都是崇尚强者的,阙镶今日的变现赢得了刑冥天的尊重。经过这个小波折后,南宫逸终于下定决心将自己的怀疑对叶雨二人和盘托出,当然,这其中的小代价便是刑冥天重伤。

两年前,当我听说极西之城的少主叶啸云并未身亡时,遍开始怀疑整件事情,包括叶啸云来到苍穹大陆之前的一切。皇天不负有心人,当我花了半年时间将这一切事情都理清之后,让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种种迹象表明当年极西之城的少主叶啸云并没有被当今的少年天才叶暗所打败,从我得到的消息发现以叶啸云当年表现出来的实力,叶暗根本就不可能将其修为尽废。而这个猜测从叶啸云回到极西之城后,既然将修为练到炼圣期巅峰,不论他是否是被废之人,即便是普通人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到达这个境界,况且据我所知叶啸云还不仅仅只是这点修为而已。

南宫逸的话让叶雨脸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一惊,这个南宫逸不愧是天龙国太子,对于四大家族之事竟然知道得如此详细,看来,这四极大陆五大势力并不是像表面上那般铁板一块啊!南宫逸说道这里见叶雨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听着,看不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本来以南宫逸的意思是利用刑冥天对两人进行恐吓,然后,再谈其他,但在见识过阙镶的修为与残酷之后,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了。当我沿着这些疑点查到承天门时,异变突然发生了,每次我派出去的人不论修为高低结果都是全军覆没。直到当我再次派出第五批人出去调查承天门时被送来四颗头颅之后,我才发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阙镶冷冷的道,那四人全是你前几批派出去的领头人?南宫逸有些惊讶的看了阙镶一眼道,不错,而且从他们的表情看来他们的死状应该极其惨烈。见叶雨示意自己说得具体点,南宫逸只能叹了口气道,从他们的面部表情看,应该都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致死。

一旁静坐疗伤的刑冥天也从修炼中醒来补充道,这些暗卫都是经过最惨烈与恐惧的训练才挑出来的,不论是何种素质都是万里挑一。刑冥天的话让在坐的几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叶雨皱眉道,若是这些人都是被惊吓而死,那那种东西承天门应该有很多。南宫逸道,叶小姐说得不错,我每次派出去的人走的地方都不一样,但结果,甚至连死状却都几乎相同。

叶雨想了想道,整件事情太扑朔迷离了,但也可以从此看出承天门的野心不小,若是这种东西出现在四极大陆,那恐怕除了那些不出世的老祖宗外,其余人不用半年便可全灭。南宫逸郑重的道,这便是我对叶小姐说的,关系到整个四极大陆的原因。

叶雨冷笑道,其实南宫太子大可不必如此谨慎,既然这整件事情关系到极西之城和整个四极大陆,那我叶雨自然责无旁贷。这件事,即便没有南宫太子以我和承天门那不死不休的关系,我也会前去一探究竟,这与我叶雨本身的本事并无太大关系。南宫逸不愧为天龙国的太子,见叶雨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计划,便大方的道,叶小姐乃极西之城少主的女儿,与承天门又是不死不休的关系,若是因为我的关系而发生什么意外,那南宫逸便难辞其咎了。

叶雨见南宫逸如此说,只是冷笑道,若是我所料不差,五大势力应该都已经知道承天门的诡异之处了吧,之所以隐而不发,只怕是在承天门吃过不小的亏了吧。南宫逸微微一愣苦笑道,没想到叶小姐不过十四方龄,竟然如此聪慧,还真是让南宫逸自叹不如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