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意见反馈

第六十九章公审龚晓丰马老四

作者:caoshisi   更新时间:15-03-19   状态:连载

,

次日早晨,一轮红日刚刚升起,便把金色的阳光洒向了大地,见五里松四位更夫敲着一面大锣,分别在五里松锁上的大街小卷一边走,一边吆喊着:“明天上午十奌,在镇政府大院召开公审汉奸龚晓丰马老四大会啦!望乡亲们湧跃参加!枪毙龚晓丰马老四啦!”…

又见独立团战士骑着二辆三轮摩托车,在五里松镇和五里松所管辖的乡村屯,各处贴着:《召开公审龚晓丰马老四大会》布告。当五里松的民众听到和看这一持大号外新闻后,都感到十分震撼!真是空中雳雷一声响,拔开了乌云见太阳!深受龚晓丰马老四迫,害和残苦的剥削压迫,人们发出了愤怒的吼声,他们全身的热血都在怒张着,多少年的期盼和等待!报仇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千家万户的人们是纷纷走上街头,奔走相告来分享这特大喜讯来临…

次日上午九时,在镇政府大院内外集聚了有三万多人镇政府大院内搭了一座大台子,在台子上方悬挂着一条横幅上西写着:《公审汉奸龚晓丰马老四》大会…

上午十会大会开始了,大会由独立团政委张顺开主持,首先由独立团团长王大龙开始了讲话:“五里松的父老乡亲们,在昨天夜晚,我们独立团歼灭了保安团,活捉了五里松最大的汉歼,龚晓丰和他的管家马老四,当埸击毙了龚小五,俘虏了保安团士兵一百五十多人,在五里松镇,龚家统冶着五里松镇,长迖半个世纪,在他的家族中一直是这个镇的镇长,五里松的天是龚家的天,五里松的地是龚家地,龚家是这里的土皇上,一手遮天,对劳苦大众实行残害的压迫和剝削着,…

自从日寇占领五里松后,龚晓丰就投靠了日本人,做了日本鬼子的汉奸和忠实走狗,他与日寇狼狈为奸,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征公粮,捉壮丁,抓劳工,抓花姑娘,也不知道这些年来,他同日寇残害死了,我们多少的同胞?他们的双手沾滿了中国人民的鲜血,他欺行霸市,欺男霸女,不知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同日寇实行三光政策,屠杀了多少无辜群众?在五里松家家都有一本血泪账,他的罪行累累,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乡亲们,所以我们决定要公审龚晓丰,枪毙龚晓丰,希望乡亲们有苦的诉苦。有冤的诉冤,向龚晓丰讨还血债!”…

此刻张顺开高声喊到:把罪犯龚晓丰马老四押上台,见四名战士把罪犯押上了台,见迁贺晓丰和马老四的胸前挂着一块大牌子,牌子上写着:“大汉奸士豪劣坤龚晓丰,汉奸走狗马老四”在罪犯的名字打了个大红叉,顿时会埸内外,成千上万人沸腾了,人们群而攻之,愤怒的呼喊着:“枪毙龚晓丰,这老王八犊子,挨千刀的,罪该应得,”,还有人呼喊着:“姑娘呀!你的血海深仇,共,产党给你报啦!”这声声愤怒的呼喊着,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喷射出来,这些受害人的悲惨遭遇,如同一把尖刀在宛着人们的心房,那样的悲痛!这阵阵呼喊声,久久的迴荡在五里松的上空!

此刻台上台下的人们是人声沸腾,是声声血,字字泪的控诉着,龚晓丰,马老四的涛天罪行!人们的愤怒,像那松花江的怒涛奔腾不息,愤怒人们呼喊着:“你这个老王八犊子,千刀万剐也不解心头之恨,有位六十开外的老大娘哭喊着:“儿呀,你死的冤呀!这回共,产党,八路军给你报仇啦!又见一位老汉呼喊着:“姑娘呀!你死的惨呀!共,产党,八路军给你雪恨啦!”此时人们的愤怒已到了极奌,纷纷要冲上台去,呼喊着:“我咬死他,我杀了他,”在这十几年来,这两个大汉奸伙同日寇,捉劳工,抢粮食,抓妇女,是屠村,烧。杀,掠,抢,不知杀害多少五里松的民众?真是数也数不清了,那家都有一本被它们残害的血泪账,他们所犯下的累累罪行,鏧竹难书…

此刻张顺开向群众说道:“五里松的乡亲们,现在我代表人民宣判:“(龚晓丰,马老四),死刑,立即执行枪决!把罪犯拉向刑埸”见几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把龚晓丰和马老四像拎小鸡似的推上了囚车,拉到了镇外的西大坑,而后听见两声清脆的枪声:“叭叭”结束了他们罪恶的生命…

五里松解放啦!独立团歼灭了五里松的日寇,砸碎了伪政府镇的统冶,枪毙了统冶五里松镇数年的伪镇长,龚晓丰,龚长发,马老四,龚小五,彻底结束了以龚家为代表的封建统冶制度,没收了龚家所有财产和土地,把土地分给了佃户,成立了农会和工商会,把镇内一切权力交给了农会和工商会,这标致着人民当家做主啦!在五里松的历史上,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这标致着五里松在民族解放中;进ru了一个崭新的新时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