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意见反馈

第七十七章 粉紫床帏

作者:飞雪2007   更新时间:15-03-24   状态:连载

“贵儿啊,娘来看你来了!你又变瘦了啊!”贾母抹着眼泪说道。

“母亲!您怎么来了?我……我这是怎么回事?!”一座高台上,贾仁贵看到母亲站在自己的面前,正打算上前,却觉得不对劲。忙低头打量自己,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身穿囚衣、手脚均被拷上了枷锁。

待贾仁贵抬头准备询问缘由的时候,母亲却消失了。

这时,一名陌生的官员突然出现在台子远角处,在其身旁站立着一位手执大刀的壮汉。那名官员冷哼一声,喝道:“贾仁贵!你妄负圣恩、罪有应得!来呀,行刑!”说完,将握在手中的签令牌狠狠地掷于地上。

那壮汉走过来,朝贾仁贵的小腿处踢了一脚,贾仁贵吃痛,不由得跪了下来。壮汉朝贾仁贵的脖颈处看了一眼,然后高高举起手中的钢刀,用力地朝下砍去……

“不……不要!啊……”贾仁贵口中不停地念叨着,猛地睁开了眼睛,满头都是冷汗,这才发觉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贾仁贵甩了甩头痛欲裂的脑袋,神智稍稍清醒了些,看到头顶上方的顶帏居然是粉紫色的。

难道我不是睡在自己的居室里?呀!不对,这是女子的床!贾仁贵瞧了一眼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忙向左右两边看去。

啊……看到自己的右边睡着一名女子,贾仁贵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再仔细地一瞧,这名女子居然就是刘月儿!

昨夜我依稀记得在唱完那首曲子之后,自己就晕倒了,可现在怎么会……贾仁贵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顾不得继续去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务之急是赶紧先找找自己的衣物在何处。

贾仁贵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找到了衣裳慌慌张张地穿着,却一不留神碰倒了坐墩,发出了声响,把她给惊醒了。

“贾郎,你醒了?”刘月儿懒洋洋地坐起身来,靠在床头,扯过被子,掩住胸前露出的些许**。

“月……月儿姑娘,我……我实是无心冒犯!这,我……”贾仁贵背对着刘月儿,正扎腰带的手一下子停住了,心里更加慌了神,弄了好半天才扎好。

刘月儿听了,吃吃一笑,并未生气,本欲张口说话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嘴边的话儿又咽了回去,只是静静地候着。

待穿戴整齐,贾仁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牙关紧咬,这才转过身来,瞧了一眼刘月儿后,眼神便躲闪到一边,脸颊火辣辣的,活脱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

两个人沉默以对,只不过贾仁贵是低着头,在思索着该怎么解释才好,而刘月儿则是似笑非笑、颇为玩味着看着他。

想到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了,贾仁贵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今后心里会有没有阴影。待鼓足了勇气,抬头刚开口说了一个“我”字,却没曾想刘月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